当前位置:lakeviewgarden.com财经倪光南回忆造芯 揭秘造芯之路争议不断
倪光南回忆造芯 揭秘造芯之路争议不断
2022-11-24

如果不是美国制裁中兴事件,“中国芯”也不会被人关注,如今中国正在发力造芯,但是造芯之路或许很艰难,相信中国一定能成功的。近日,倪光南回忆造芯背后的辛酸史,他说没做成事之前,都可能被当成堂吉诃德。

倪光南回忆造芯之路不被看好

倪光南回忆造芯之路争议不断完全不被看好,但是中国却一定也不害怕被误会,造芯之路虽说艰难,相信总有一天能获得大家的认可。倪光南回忆造芯,中国芯真的能在不久之后面向大众吗?

中兴被罚事件唤醒了公众对“中国芯”的关注,曾任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助手的梁宁发表文章《一段关于国产芯片和操作系统的往事》,回忆了当年和倪光南等人一起研发芯片和操作系统的历史,在朋友圈广泛传播。

对话倪光南

“芯片禁售事件给人的教育挺大,比我们讲一百遍都有用”,倪光南穿梭在五道口的路上,这是他一天里难得的悠闲时光。

如今,他已经79岁,经历联想、方舟的波折后,他再也没有实际加入到任何一家公司。2013年,倪光南发起成立中国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产业联盟,致力于推广国产操作系统。

谈“芯片自研”

资金不足,借用别人实验室

寻找中国创客:你的助手梁宁写的《一段关于国产芯片和操作系统的往事》一文在网上广泛传播,现在回忆起来,联想的那段经历,芯片研发具体是什么情况?

倪光南:我们持续感受到芯片的重要性。

1980年代,中国在第四代超大规模集成电路上落后,早期能生产大型计算机的包括美国、前苏联、英国、法国,中国是第五家。

第三代计算机的集成电路主要是单片、中小规模的,都还是国产的,但到了第四代超大规模计算机时,我们发现没有超大规模集成电路,计算机就做不下去了。

上世纪80年代,我们有的成果,比如汉子激光照排,包括联想式汉卡,都是计算机的一个扩展功能,不是计算机主体。那时候我就觉得中国要做计算机,就一定要做芯片。

集成电路怎么做?企业很小,没有那么多的投入。当时有一个909工程(编者注:1995年12月,中国电子工业有史以来投资规模最大的国家项目——“909”工程确定,其内容是建设一条8英寸、0.5微米技术起步、月加工2万片的超大规模集成电路生产线。“909”工程是国家发展微电子产业重点工程的简称,其主体为上海华虹集团。投资100亿),但实际上比起国际发达国家的投入依然很小,有一部分投资还是企业投的。

寻找中国创客:资金投入不足,如何做芯片研发?

倪光南:当时在联想时觉得,集成电路的设计可以做,设计投入不大,这是力所能及的。芯片的设计需要EDA软件和一些测试设备,也很昂贵,因为我们跟一些客户关系好,就到别人家的设计实验室做设计,借用别人的工具。

当时为了节省费用,大半年左右,计算所孙祖希研究员带着年轻人到新加坡CHARTER公司的设计实验室做投片,就这样用很少的钱做出汉卡的芯片。设计公司比较容易起步。后来中国也有成百上千设计公司,投入较小。目前我国在芯片设计上并不比国外落后很多。

在我离开联想前,我们后来一共研发了5个ASIC(专用集成电路),用在汉卡、汉字打印机、微型机上,获得了成功。尝试从集成电路设计入门的思路走通了。很多企业在设计上都起来了,设计以人的智力为主,再加上一些工具,起步低。中国目前设计业发展不错,跟国际上大体差不多。

谈“被人利用”

就像刮风下雨,你碰到,躲不开

寻找中国创客:梁宁提到,你冒着一次次被人利用的风险,依然要推行自主可控。

倪光南:你碰到的这些,不是你想要或者你愿意的,就像刮风下雨,你碰到,躲不开。李德磊(方舟科技创办人)不做高科技,炒房产,这是最初无法预料的。当年法治不完善,知识产权没有股权,也就没有话语权。现在的公司科技人员的知识产权都有股权,是在不断进步。

寻找中国创客:国产操作系统的可替代需要迭代的窗口期,是不是错失了移动端迭代的时机?

倪光南:Wintel已经垄断了桌面操作系统,一般领域做国产替代是比较难,但涉及信息安全的国家政府层面办公桌面的国产替代比较容易些。而移动端目前还没有很理想的国产操作系统。

倪光南回忆造芯之路背后辛酸史

过去人们往往会注意终端硬件,对操作系统没有认真研究,软件不被重视。现在国家投入1400亿做集成电路基金,但光是有芯片不够,还要有软件。硬件没有软件支撑是不行的。

当时苹果推出iOS智能手机是2007年,安卓手机大约2009年才推出来,如果中国在苹果手机一出来时,就立刻组织人搞移动操作系统,未必搞不出来,不至于现在被安卓、苹果的操作系统所垄断。

寻找中国创客:这个过程里有哪些经验教训?

倪光南:现在国家对操作系统的项目,支持千万元就算大的,而且往往“撒胡椒面”,不符合操作系统发展规律。世界上就那么几个主要的操作系统,中国能有几家?操作系统高度垄断,要么不支持,要么只支持一两家,撒胡椒面支持方式不符合操作系统的发展规律。

寻找中国创客:你之前提到,操作系统国产化替换在2020年会有一个比较显著的成果,现在看来可实现吗?

倪光南:政府领域实现这个目标也不是不可能。一般领域要有很大生态支持才行。目前很多省、地方都在分散搞芯片。芯片需要非常大的投入,各自为战可能产生分散、重复投入。

希望国家基金牵头,民间资金参与,包括企业,共同来做,但要考虑产业布局自主可控。集成电路制造要做好国家层面顶层设计,不能遍地开花,否则会分散、重复建设。

谈“举国体制”

只有政府没企业也有问题

寻找中国创客:操作系统除了国家力量,企业可能做出来吗?

倪光南:中国企业整体还是有希望的。华为有8万研发人员,还有BAT等也在加强知识产权储备,加大研发投入。但单个来看,产业界没有足够和微软、Intel、Oracle、苹果相比肩的公司,企业相对弱时政府需要起作用,中国举国体制也比较好做,用中国的资源和能力来做事情。政府不是带领,而是帮助、联合企业,可能事半功倍。

寻找中国创客:有人觉得,全球化市场的大规律下,举国体制已经不适用了。

倪光南:并不是说举国体制就是不按市场规律办事,可以又有举国体制又有市场竞争的好处,引入良性竞争。没有举国体制很难启动。比如北斗,整合航天和网信领域,政府做有好处。但只有政府没有企业也有问题。

寻找中国创客:你认为BAT有可能实现芯片的自主可控吗?

倪光南:企业是创新主体,具体芯片、CPU还是靠企业。相信中国很多能干的企业,现在有足够的钱,可以在基础技术领域有所贡献。人工智能芯片,也许BAT会做的很好。

寻找中国创客:有人评价你对自主可控的坚持有些唐吉诃德,你怎么看?

倪光南:没做成事之前,可能都会被当成唐吉诃德。成功需要很长过程,急功近利不一定有好的结果。另外,不一定要自己成功,我做一段,人家接着做,不一定在乎自己有什么成果,要有这个心胸,超脱一些,不要斤斤计较自己的得失。从大局看,一个企业不行还有更多企业出来,依托产业界发展是一定可以的。